赵国庆:用“差位”博弈法杀入互联网金融

聚焦it摘自虎嗅网 原标题:  专访赵国庆:前京东联席董事长重出江湖,用“差位”博弈法杀入互联网金融

赵国庆

赵国庆

从京东联席董事长、首席战略官职位卸任后的赵国庆一直低调神秘,即使在京东的时候,他本人也很少接受媒体采访。这半年多的时间,他一直在忙碌自己的互联网金融创业项目——马上消费。

赵国庆的确很忙。1月5日下午,虎嗅对他进行的专访,都是在物美集团总部,他与物美集团董事长谈完事后时候进行的。

他积极忙碌筹备的马上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由重庆百货、北京秭润、重庆银行、阳光保险、浙江小商品城、物美控股六家股东组成,以线下实体消费金融+线上互联网消费金融为主要业务发展模式。

赵国庆向虎嗅透露,目前公司的产品还处于开发阶段,预计4月份左右上线。而对于公司未来目标,他希望在第一年能实现30亿元营业额,七年内过千亿。

他认为,目前传统消费金融征信市场不完整、效率低、成本高、用户体也不好、服务对象也非常有限,给了他们做互联网消费金融的机会。

由于马上消费的产品还未上线,所以具体形态不好描述,不过从采访的内容来看,该产品线下部分应该类似信用卡,线上部分则是与电商合作平台的分期购物型产品,其主要利用互联信息平台和数据分析等技术,降低线下消费金融产品运营成本,提升服务效率和扩大服务范围。

“马上消费”未来具体会如何运作,与其他互联网金融产品有何区别?从节选虎嗅与赵国庆的这部分对话中清晰可见。

马上金融借助股东数据、央行征信和社会化数据支持做风险管控

虎嗅:刚才你提到要拥抱风险,包括一套征信体系,你有什么把握控制你们的风险包括坏帐?

赵国庆:我们首先在股东结构上搭建的时候就充分考虑到风控角度。我选择股东的时候有四个选择标准:有数据,有用户,有资金,知名品牌,行业选择完就要选择股东,我最看重数据,我这几个股东都有数据。

虎嗅:怎么说?

赵国庆:物美,它全国有七百多万的开卡用户,会员卡,会员卡里面,我们能想到的信息基本都会有。还有阳光保险,他的数据就是金融数据,它跟义乌、物美、重庆百货,它们的消费数据就不太一样。然后我们还有银行,除了银行我们有数据的支撑以外,跟我们还有一个产品合作。

虎嗅:他们的数据是对你们的产品只是一个后端的原始积累吧?

赵国庆:它给我风控支撑,我有零售消费行为的数据,我有银行数据,我有保险的相关数据支撑,同步又能够连接央行征信。不能连的这部分,我又通过社交类的其他渠道去获得一定的数据,通过授权去了解。

虎嗅:你们原始股东中并没有风投,没考虑?

赵国庆:我选股东有四个标准,有数据、资金、用户,这是三个硬性标准,最后一个是品牌。举例说重百,直接给我引进了四百多万用户,如果我有10%的转化率,那我有四十万,能给我资金支持,最关键是还能给我数据支撑。第二阶段我们会考虑引进风投,更多是通过他们去放大这个公司的价值,在起步的时候还是没考虑。

虎嗅:董事会有多少人?主要来自原始股东的公司?

赵国庆:十一个人。我们都是按照现代的公司治理架构做的治理架构,非常规范,因为这是银监会批准的金融机构,它跟一般的公司不是太一样。

马上消费与京东白条、支付宝花呗的区别

虎嗅:最终你们这个产品还是需要面向广大的消费群的,跟商家没什么太大关系。

赵国庆:跟商家,我们会是合作关系,比如我们跟物美,更多的是我们通过金融产品拉动实体零售和线上零售的销售额,给它做业绩。

虎嗅:能够帮他们做一些促销活动之类的,包括鼓励他们开卡?

赵国庆:对,我们跟零售商有四个联盟,一个就是数据联盟,一个是帐户联盟,数据都打通。数据联盟、帐户联盟、积分联盟、产品联盟,产品就是我的产品跟它的产品是捆在一起的,它看起来是有形的商品,但是一旦把我无形的金融服务产品融进去以后对他更好,对我也好。

虎嗅:你们产品与京东白条、支付宝花呗以及其他分期类产品有什么区别?

赵国庆:我更加没有边界,而且我的产品,可以跟商品挂钩,也可以不和商品挂钩,因为我是金融机构,我可以发现金贷。举例说,我现在跟物美合作,我把物美的用户评价完以后,我给它自动循环授信,不管你有信用卡还是没有信用卡,因为我们对风险的识别,对银行的技术本身就不一样。银行认为不能干的事,我认为这是好事。银行认为是高风险、高收益,我要做的应该是低风险高收益的事,银行认为这个风险是高的,因此我要高收益。那我一看这个风险是低的,银行不做,我拿过来还挺高兴。

虎嗅:银行认为是高风险,你认为是低风险,怎么理解呢?

赵国庆:取决于大家对风险识别的态度和方法不太一样。

虎嗅:你们有什么识别工具?

赵国庆:我觉得最核心的就是顶层设计识别思想不一样,大家对待风险的思想不一样,因为银行是一揽子识别,银监部门看一个金融机构开展业务,要考察它一揽子指标。因此它的股东会、董事会、管理层,都会关注一揽子指标。举例说坏帐不能超过千分之五,如果你一旦超过千分之五或者百分之一,那么银监部门就认为你到了警戒线了,会暂停你其他业务,它会受关联影响。但是我把银行的某一个分支业务独立出来以后,我自己就专业化了,我对风险的容忍度,对风险的思想就跟它不一样了,因为我没有其他的业务。

虎嗅:现在还没看到你们产品的具体形态?

赵国庆:产品,我们有几个纬度的划分,第一个是现金贷,类似于信用卡。就是用户做到评级以后,觉得行,我们给他发现金贷。还有一类是商品贷,就是跟商品挂钩,跟消费挂钩。比如你去苏宁买个东西,那么我帮你做分期服务。第三类就以上二者相结合的交叉现金贷。

虎嗅:也就是和现在线上做分期产品类似。

赵国庆:第三个就是交叉贷,现金跟商品之间的交叉贷。我们还有另外几个纬度,一个是跟线下的合作,以及线上的合作,线上线下交叉的合作。

虎嗅:你理想中的马上消费金融产品“应用场景”会是怎样?

赵国庆:消费,主要围绕消费。

虎嗅:会不会涉及到大宗消费,像买房、买车?

赵国庆:房子、车子,我们会做它外围,就是房子的装修。因为买了房子的人,他为装修所投入的钱是刚性的,这种情况下信用风险是相对低的。买卖交易我们不做,因为这里面含有投资和投机,市场流动性有问题。我们做,就围绕刚性需求,什么是刚性的,我们就做什么,我们坚定不移的刺激内需。

互联网金融应该是低成本、高效率,并拥有良好用户体验

虎嗅:现在来看,“马上金融”还更像传统金融,离互联网金融有一定距离。

赵国庆:我觉得我们一开始定的就是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并不影响线下,也不影响线上。我们要做成用互联网的思想和互联网的工具、方法做一家金融公司,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用户体验更好,这是我们定义互联网金融的核心。如果线下也能做到这个,它跟线上线下结合,它也是互联网金融,我们不是说自己只在线上待着,不接地气才是互联网金融,那不是。

虎嗅:也就是说你们的用户主要来自线下,并不影响你们是“互联网金融“项目。

赵国庆:像我们的用户从物美来,转化过来,也是互联金融。所以我宁愿把我们自己说的更细一点,就是我们的互联网金融是用互联网思维、方法和工具去做金融的主业,给用户带来低成本、高效率,完美用户体验的金融。

虎嗅:你怎么看“京东白条“和支付刚推出的”花呗“?

赵国庆:京东在自营品类里做的京东白条做的挺成功的,我觉得也是做的最好的。花呗这个相当于是信用支付的产品,我觉得也很好,期待有更创新的产品出现,给行业带来更大价值。

虎嗅:你们这的产品一上线就是全国性的?

赵国庆:我们没有边界,没有地域限制。

虎嗅:在三五线,是要打入物美超市这样的体系进行扩张?

赵国庆:对。你都可以不进物美,只要我的会员系统跟物美的会员系统进行对接,我经过我的信用评估团队评估了以后,我可能就给你,钱可以直接打到卡里去了。我们还跟阳光保险有很强的这种战略协同,阳光保险做了一款产品叫信用保证保险。举例子来说,你是一个大学生,刚毕业到社会上,你需要贷款服务。那银行说,没住址,没房子,没车,对不起,不能办信用卡。但阳光保险根据你的其他因素,重新定义你的信用,然后由我来向你发放贷款,因为它不是银行,它向你提供保证保险服务。

虎嗅:那你们这些股东,也变成了业务发展渠道了。

赵国庆:当然是我的渠道。为什么选择股东除了前面的三大标准,最后一个标准就是必须有品牌名誉度的,要不然不做。有数据,数据是属于风控的,有钱给我提供资金支持,还有用户,渠道意味着获取用户的渠道。

监管不妨碍发展速度,与传统消费金融的“差位“博弈

虎嗅:利率市场化,前年开始了。你们会不会也会更加偏向以市场机制来驱动产品呢?

赵国庆:已经在实现过程中了。我们已经通过自身的机制,实现了利率市场化。第一,我要吸收的是股东存款,我的股东都是大企业,它一定按照市场化的水平给我。而我利率的贷款是市场化的,因为我是一个市场化企业,符合我风险偏好的,风险定价的客户,完成市场定价,所以我是一个纯市场化的企业。

虎嗅:消费类的金融价格战,通过降低了服务费率来这样打,你觉得这样做法合不合理呢,或者符不符合市场的规律呢?

赵国庆:我站在用户的角度来说我非常欢迎价格竞争。

虎嗅:你们也会参与进去吗?

赵国庆:它不像商品,我们经营的是风险。举例来说,银行不做的客户我们来做了,那我跟银行打不着价格战,打不着,你打了一拳,打到影子上了,没有,它不做这个,它只做8%以下的,基准利率上浮20-30%的客户。因为它对坏帐,对风控有规定,它做不了。我跟它,我们之间是有严格的区隔的。我们是给银行做服务的,或者跟银行是合作的关系,不是一种竞争性关系。

虎嗅:面对传统势力,不会形成线下金融机构对互联网消费金融的反扑?

赵国庆:不会,大家会各自寻找均衡。当银行的各种服务于个人,服务于小微这方面业务的成本和效率达到新的均衡的时候,它可能会往上走,也可能会往下走。我想那个时候,往下走的时候,就是有交叉有冲突,那我们就让出来,我们再往下沉一些。大家每个市场参与的主体,都在不断的寻找自己的定位。

虎嗅:你们尽量到不在同一个纬度打。

赵国庆:对,我们就是给银行提供服务,提供合作。我们可以给P2P,小贷,担保,这些公司我们都可以给它提供服务合作。我们在市场上不是颠覆者,不是革命者,而是一个微创新的参与者,能争取给每个合作伙伴都带来价值。因为金融这个,它不像京东,也不像阿里,它卖一个标准品,它都一样,你想怎么定价怎么定价。这个确实要面对风险,风险偏好不一样,大家做法不一样。

  • 赵国庆:用“差位”博弈法杀入互联网金融已关闭评论
  • 836 views
    A+
发布日期:2015年06月12日  所属分类:专栏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互联网, 于4年前,由整理发表,共 4224字。
  •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