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领耳机-发烧友的追梦路,重新定义音质新高度

国内市场,耳机乱象

耳机行业有个现象,音质好的大品牌,价格高,形成了垄断, 也有些品牌只注重外形,玩广告,价格虚高,不讲究实际的音质、效果。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品位,相信每个人都想拥有好东西,因为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喜欢高品质音乐也一样。一般的耳机价格普通大众基本上可以承受,但高端专业级的耳机价格也很昂贵,专业级的耳机还要配专业的耳放,即使稍微上档次的配置,其价格让一般经济能力的消费者也不能接受。

中国人很喜欢买国外的产品,这不是他们的错,因为我们自己产品做得不够好,国内耳机市场的现状是远远不能让音乐发烧友们满意的。为什么我们不能为自己人做最好的东西呢?而当四位实干派的发烧友,将意见化为行动,只为捍卫更高音质的Wimlim卫领品牌就诞生了。

张.jpg
  童年回忆,伴随成长

品牌/产品总监张轶凡张工是80后,也是团队中最年轻的,从小就是一个从小怀揣着音乐梦想的少年,是一个地道的音乐发烧友,从小听BEYOND乐队 、黑豹乐队、小虎队、张学友、刘德华的歌长大的,那是歌手百花齐放的时代,也是流行音乐最辉煌的时代,那个时代诞生了无数的经典歌曲,每当听到那些经典的歌曲,记忆立刻就回到小时候的快乐时光。从一个爱好者的角度出发,张工希望国内听众对平价耳机的印象有所改观,不再只相信“万元以下听个响”,其实平价耳机也有音质可言,而作为一个匠人,他坚持品质与体验第一,只有凭良心做好品质,每一个用户看不到的细节都要追求完美,才能征服每个人的耳朵。

老蒋.jpg
  醉心工作,初心不忘

品质工程师老蒋和张工是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在台湾光宝以及菱光集团担任QE、PE工程师,负责从样品到量产整个生产过程的产品质量控制,他在此期间积累了大量丰富而宝贵的工作经验。老蒋是个工作狂,每项产品光从生产、组装、出厂到用户体验,检测项目就有700多项。每个工艺标准总会被反复打磨,样品不做20几个、不修改个几十次,老蒋那里是不可能过关的。他在工作之余唯一的爱好就是音乐,每当疲惫的一天结束后躺在床上,就会戴着他心爱的耳机陶醉在音乐的海洋中,时间和岁月的熏陶将他变成了一位十足的音乐发烧友。

吴.jpg
  音乐之梦,别有花样

调音工程师老吴精通各类乐器,比如笛子、口琴、架子鼓,还练过几年的吉他,大学时为了玩音乐差点就加入乐队。大学时,老吴选择了电子工程专业,他开始自已试着做音响,做功放,他花了一年的时间给人家送牛奶,只为买上几个惠威的喇叭。

大学毕业后,老吴到音王工作,一呆就是八年,从基础的喇叭单元打样做起,这种苦心孤诣,跟互联网时代追求的短平快背道而驰,产品的研发速度不是追求的重点,只有声音才是终极目的。他又拜当时国内顶尖的音响师为师,又到美国加州音乐学院进修了两年,才在理论上有了一个新的高度,为公司代工YAMAHA,JBL,PIONEER等音响项目的设计做出了不可忽略的贡献。

微信图片_20181114132422_副本.jpg
  动手实践,才能开创

电子工程师老张在初中后拥有了收音机,他到处找资料把收音机研究了个透,从那时起,他就对电子产品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后来一般电器的原理他都研究了,高中时,就有邻居请他帮忙修电视机、小电器了。上高中时,正是港台流行音乐大行其道的时候,他也成了明星们的忠实粉丝,他省吃俭用,从每周10元的生活费里省出钱来,花了35元买了同学的二手随声听,他到处收集自己喜欢的磁带,从此走上了音乐发烧之路。上大学后,老张自然的选择了电子专业,他和同学一起自已做功放,做音响,自已做分频器。多年以来,老张养成了脚踏实地的技术风格,摈弃浮躁,踏实做事,持之以恒,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产品的精益求精,不贪多求快。

风云汇聚,梦想起航

因缘际会之下,他们怀揣各自的梦想,为了同一个目标,经过一番筹备之后,2016年梦想开始起航了,创立了自有品牌“Wimlim卫领”。他们的梦想是设计出百元级的产品,达到其它品牌几千元级产品的音质,在耳机领域打造超高性价比的耳机品牌,为更多的音乐爱好者提供物美价廉的产品。

团队四个人都是实干家,有各自擅长的一面,都一起坚持为梦想创业,有相同的情怀和经营理念,能时刻保持积极进取,不怕困难,勇于探索,敢于攀登挑战新的高度的精神,由于这种精神的存在,最终凝聚成卫领所具有的核心品牌精神和品牌文化,在这样的理念下,第一款产品出炉了,在经过两年上百次的打磨、调试后,终于调出比较满意的效果。

然而,音质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卫领品牌团队成员需要时刻保持坚韧不拔的心态,不断探索、不断地积累,不断地勇于攀登才能铸就出经典。通过不断的努力,相信相信卫领品牌将在不久的将来带给消费者更多更高体验的产品。

  • 卫领耳机-发烧友的追梦路,重新定义音质新高度已关闭评论
  • 311 views
    A+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21日  所属分类: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