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成疯狂赌局 只能靠政策降温了?

1
出品 | 网易聚焦工作室

作者 | 管艺雯

去年8月17日深夜,在北京的一家花家怡园里,几个人边吃宵夜边商量着摩拜单车该怎么攻打北京市场。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和摩拜CEO王晓峰想要先打北大,攻入竞争对手ofo的校园根据地,迅速把对方“灭”了。摩拜B轮投资方熊猫资本的合伙人李论则劝他们打消这一念头,“这个事情谁也灭不掉谁。”

随后9月1日,摩拜正式宣布进入北京,首批单车率先在中关村附近投放,其后又把投放点选在了国贸、亮马桥等投资机构聚集地段,不出意外地引起了投资人的广泛关注,摩拜开始成为热议话题。

另一边,ofo创始人戴威和他的创始团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小黄车会这么早进入城市。ofo的B轮领投方经纬中国的合伙人肖敏极力建议ofo迅速进入城市,他认为——和对手抢的是时间,晚了就很可能要花上好几倍的钱才能抢到一个用户。

10月,ofo宣布走出北大等校园,在北京主要投放于西二旗、上地、中关村三地。

七个月后回头看这些节点,每一步都至关重要。如今,伴随着超过百亿的资本涌入,城市里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五颜六色的单车,而这个领域的两家领跑者摩拜和ofo动作频频,几乎每周都要闹出点“动静”,上各大媒体的头条。

“整个过程是被加速的,所有的动作都提前了。”

所有共享单车的投资方,都提到了关键词“加速”,而诠释这个词的例证随处可见——比如之于ofo,3月21日宣称实现的千万订单量,其实是董事会计划一个季度之后、也就是6月才要实现的目标;比如之于摩拜,3月23日推出的红包车,原计划是两年之后的动作。

春夏交替,诠释着一场生死时速的战争。无论是战略、团队、还是资本,一切都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飙突进。

政策的出台也被加速。网约车用4年走过的路,共享单车只用了2年。随着政策介入,共享单车即将迎来最大的变局。而在洗牌之后,摩拜和ofo的制霸美梦,谁将加速落空?

资本加速

李斌大概没有预料到,自己当初的一个想法,会在短短两年多后酝酿出一家受资本疯狂追逐、改变城市出行方式的单车企业。李斌,易车网、蔚来汽车创始人,摩拜单车天使轮投资人,同时也是摩拜目前的董事长。

胡玮炜回忆创立摩拜单车的缘起,一次,她与李斌、几位汽车工业设计师聊天,李斌问起她有没有想过做共享单车,胡玮炜立刻被击中了,“这个我要做”。当时,李斌和胡玮炜都没想过这件事到底能做多大。到今天,已经有超过30家主流投资机构,带着将近百亿元资本涌入了摩拜和对手ofo的争夺战。

摩拜投资者、美团创始人王兴对摩拜团队的融资建议让李论印象深刻,这位打过团购千团大战,最终幸存下来的创业者说——“融资应该一直融,不要只醉心于商业模型和产品。如果你没有融到足够好的钱,投资人对你没有足够的倾向性,到头来还是麻烦。”王兴在去年10月,以个人身份参与投资了摩拜。

【特写】共享单车生死时速
【特写】共享单车生死时速
肖敏用“自信”、“学习能力超强”、“越来越有格局”来形容他眼中戴威的变化,一年多前他刚接触戴威,当时的ofo还在校园发展,戴威当时也只是觉得共享单车这事“很有意思、感兴趣”。在经纬领投ofo数千万美元的B轮之前,戴威见过的最大一笔钱,来自于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给的一千多万人民币。

几乎在经纬接触ofo的同一时间,熊猫资本李论拥有足够的时间给摩拜推演商业模型,做尽职调查,“因为没有人跟我抢”,到了B+轮,熊猫资本是被迫融的,每家都诉说着各自的价值,比如创新工场有PR的价值,祥峰和新加坡政府关系不错,每家都挤了一点进来。

如果说B轮、B+轮还只是出现了额度开始不够分的征兆,那么到了C轮,伴随着腾讯投资摩拜、滴滴投资ofo,两家的融资被彻底引爆了,额度开始争抢,李论还记得,当时就连100万美元的额度,都有人打电话来游说他,“你让一点给我们吧。”

巨头以比平时更快的速度入场。目前,腾讯、滴滴分别是摩拜和ofo除创始团队以外,持股比例最大的股东。有媒体报道称滴滴在ofo占股超过30%,对此,朱啸虎和肖敏都向网易科技表示,没有外界说的那么多。

在早期投ofo的时候,朱啸虎就和程维说过,“单车对滴滴来说是个后花园,我和王刚(滴滴天使投资人)先布个局,做个防守,等到合适的时候,滴滴投进来。”今年5月底,北京网约车新政将结束缓冲期、正式实施,接入ofo可以帮助滴滴弥补回一些因为供给减少和价格提升而被迫丢掉的用户数。

现在,ofo的背后除了站着滴滴,也站着阿里系之下的蚂蚁金服,不过据报道,蚂蚁金服未能挤进ofo拥挤的董事会。在蚂蚁金服战略投资ofo之前,网易科技采访肖敏,他说:“因为单车的流量来自线下,阿里能帮我们的东西其实是有限的。”反过来,肖敏觉得ofo某种程度上反而能帮阿里,“比如数据,比如每天一千万以上的支付量,而且未来还有很强的成长性。”

战局的另一端,据摩拜单车CTO夏一平透露,1月9日摩拜接入微信小程序当天,带来了600万的浏览量,而52%的微信扫码用户同时也下载了摩拜APP,最初一段时间通过摩拜单车小程序注册的新用户每周增长率超过100%。

腾讯投资并购部总经理李朝晖表示,摩拜小程序重要的价值,在于把线下场景的有效流量导入到线上体验中。据网易科技了解,腾讯在很早期就接触过摩拜,李朝晖很喜欢这个项目,也一直在腾讯内部推动。

事实上,对于日订单量超过1000万甚至2000万的共享单车,阿里和腾讯的入局是早晚的事,关键是,谁选择谁。一位摩拜的投资人告诉网易科技,腾讯对摩拜的重要意义之一在于说,不能让腾讯去支持竞争对手。

投放加速

去年大概8月份,小米创始人雷军曾经接触过摩拜团队,一位了解情况的投资人告诉网易科技,当时雷军对摩拜团队提出一个问题——“如果现在竞争对手大范围疯狂投车,你们怎么办?”也许是摩拜团队给出的答案不够让他满意,信仰速度、把“快”作为自己七字诀理论一部分的雷军,在两个月后将手里的钱投向了单车成本更低、易于扩张规模的ofo。

在一篇ofo官方公众号推送的文章中,科普了12种小黄车自产自研以及合作车型,其中包括700bike和ofo此前推出的低维护成本单车curve,但肖敏开门见山得向网易科技表示,这个车太贵,“不会大规模投放。”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ofo主要投放的将还是目前成本在三四百元一辆的单车,“因为只有这样的车才有足够多的产能。”肖敏强调,中场阶段比的就是供应链能力。

在祥峰资本赵楠眼中,ofo采用的策略很简单,就是疯狂堆车,堆到政府调停为止,把摩拜逼到谈判桌上。肖敏对ofo充满信心,“在政府关闭这个窗口之前,谁家放到更多的车,谁就会更有优势。”

在投放单车和进入城市方面,ofo是颇为激进的。回到去年九、十月份,戴威和他的创始团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ofo小黄车会这么早进入城市,当时的规划中,进入城市起码是一年以后的考虑。

而面对摩拜在北京城市的速增态势,戴威及其团队对于如何进入城市、怎样去搭团队做运营,并没有太多经验,尽管团队相当摇摆,经纬依然极力建议ofo迅速踏出校园进入城市,“如果当时不打贴身肉搏战,未来就会很被动。”

经纬给到ofo的建议,一是迅速进入城市,二是先去接受度最高的区域去做试点,比如北京的西二旗、中关村等地。观察到所有数据都比想象的要好之后,ofo开始全力以赴进入城市,甚至达到了“一天一城”的速度,5月3日,ofo宣布进入第100座城市。

【特写】共享单车生死时速
如果仔细分析两家不同时间段公布的官方数据,你可以发现,在先后和飞鸽、富士达、凤凰等传统自行车制造商合作之后,ofo的单车投放量在今年3月以来,几乎是按照每周40-50万辆的速度进行投放。对比中国自行车协会公布的2016年国内全年8005万辆的自行车产能,每周仅ofo一家投放的单车数量就占到了去年全国每周单车产能的1/3。

与此同时,摩拜的董事会上,对一个问题始终存在争议——到底要不要跟进铺量?李论偏向于克制:首先,共享单车的初衷是让城市交通变得更好,过量的投放却在跟行人争路权;其次,生产那么多单车,未来报废后,这些城市垃圾又该如何处理?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网易科技,李斌也曾表达过类似的意思,尽管摩拜在产品技术上有很多独特有优势的地方,但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也只能被迫去打一些很“low”的仗。

最后的结果,还是要铺量,因为这场仗不打不行。李论跟摩拜团队强调,投车尽量去投三年以上折旧的单车,保证在撤出战场之后,摩拜的单车还能挪到其他城市。

网易科技观察到,一直到今年3月底,摩拜的投放量还在一百多万辆,而到了4月份,投放量迅速增长到近400万辆,CEO王晓峰4月22日透露,目前摩拜的单日产能已经达到了10万辆。

朱啸虎将目前阶段看作是共享单车的野蛮生长期,每一个玩家都在想怎样迅速占领市场,而等到行业集中程度上升、很多小玩家淘汰掉以后,行业领先的企业都会自律,会自己规范化发展。他说,“其实任何一个行业都是这样的。”

生死加速

【特写】共享单车生死时速
这场飞快而又粗放的战争,加速了政策的出台。像极了当年的打车大战,共享单车走到今天,也要面对政策这一最大变量。只不过,打车软件用4年走过的路,共享单车只用了2年。

竞争越来越激烈,被投放的单车越来越多,它们不断“攻占”北上广深的人行道、公交站、地铁口、写字楼。有网友感叹,“不是人在共享单车,而是单车在共享马路。”

拥挤、抢占路权、押金监管、行驶安全……当共享单车影响到城市的正常运营,城市管理者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3月以来,共享单车陆续被政府有关部门约谈,关于共享单车的政策密集推出,其中尤以上海编制的标准最严苛——满12岁才能骑,车锁需安装GPS、3年强制报废。

一位ofo的投资人对这一标准的评价是“努力去做,只能尽量去满足”,他提出疑问:如果这个车是小孩家里自己买的,政府是不是也不让12岁的孩子骑呢?现在打开ofo的APP,可以在顶部看到“12周岁以下儿童禁止骑车”的提示。

4月21日北京出台共享单车试行意见,要求控制单车总量,同时安装卫星定位,对此,ofo回应“积极配合,已与北斗导航达成合作研制定位系统”,而摩拜方面则向ofo“伤口沙盐”——“完全赞同,呼吁召回不具备GPS功能的单车。”

共享单车相关的政策,大多围绕安全性和可监管性展开。在李论看来,政府是共享单车应该去团结的最重要力量,而政府的接入,甚至会改变单车的整个格局。网易科技集中咨询了几位业内人士,政府的介入可能会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总量控制、投放配额。

政府会控制每个地方的单车数量,未来可能会采取发放自行车牌照的方式。在投放配额上,雲九资本沈文杰认为,政府肯定会有平衡,这种平衡不是看一家公司已经投放了多少辆车,而是它能为政府、为社会、为自行车这项服务出多少力。

·规范停放、违章清理。

一家有桩公共自行车企业CEO告诉网易科技,他们将在当地地铁口运营公共自行车,而政府就会对地铁口的共享单车严格管制。设置规范停放区方面,摩拜已与百度云联合推出智能推荐停车点,ofo与北斗推出的智能锁也将设置“电子围栏”,小鸣单车也在尝试用200米一个的虚拟车装停车场来规范停车。

·监管押金、交保证金。

政府会介入到押金的监管,上述CEO认为尤其对于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危险是大于机会的,它们资金实力不够,抗压能力不行,押金一旦被管控,现金流就会出现问题。摩拜和ofo的投资人普遍认为,如果拿不到1亿美元以上融资的玩家,可能等现在的钱烧完,后面就没法再玩了。

·降低事故、保障安全。

安全是政府首要介入管理的部分,尤其此前曾有共享单车的骑行者发生意外身亡的事故,这里可能会从几个方面管控,比如购买保险、骑行轨迹可查,对单车的报废、折旧、结实程度也都会有具体要求。

当共享单车成为社会公共资源,如何建立规则、监管哪些数据、怎样解决安全隐患,这些恐怕都是共享单车企业需要和政府一同去解决的问题。

胡玮炜曾在央视《朗读者》节目中朗读了苏童的《自行车之歌》:“这世界变化快,包括自行车,包括我们的人生。”

这场单车的战争,有可能在几个月内结束,但竞争,永远不会结束。

  • 共享单车成疯狂赌局 只能靠政策降温了?已关闭评论
  • 164 views
    A+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09日  所属分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