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点赞阿里“中共铁军”舍我其谁

 

1
  在阿里巴巴的全球女性创业大会上, 现滴滴快的总裁柳青分享自己作为女性的创业经历。

作为女性高管,她谈了自己如何面对职场压力;从投行到创业公司,她又如何面对行业背景的迥异;滴滴、快的的竞争与合并,她也感触颇深。

在这场题为“速度与激情”的演讲中,柳青为现场的女性创业者与“霸道女总裁”讲述了自己这一年多来的感悟。

加入滴滴前,她在高盛集团工作12年,顺风顺水,而到了创业公司后,压力却与日俱增。

“在过去的一年里,滴滴和快的合并了,陆续推出了很多业务。我们原来叫打车软件,现在不光是打出租车,我们还在打专车,马上要打公交车,我们还要做公共交通,我们现在也在打直升机,所以很多人说你们已经是从单元业务完全变成了一个多元业务了。同时,很多投资人给我们的估值说100亿美金以上了,我的朋友跑来问我,你们是不是可以收关了坐等IPO?是这样吗?不是。今天我的心情,我们整个团队的心情,可能是危机感最强烈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有多少是自己做企业的,如果自己做企业的人一定会特别有感受,像我们现在感觉和我们要做的事情来比,我们太渺小了,我们的危机感我们本来是轻量级拳击手,一下子变成了重量级的拳击手,感受就是速度与激情,所以我很感谢大会派给我的题目,很老实地准备了PPT。”

面对曾经的竞争对手快的,柳青认为,“竞争是保持企业活力的最佳方法,因此我们尊重我们的对手,我们也发现,我们的对手非常了解我们。”柳青意识到,滴滴快的在做的是解决中国4.6亿人次的出行问题,“这是我们的使命。”在这样巨大的使命面前,柳青觉得,所有个人情绪都应该被放下,正是有了这样的“放下”,滴滴和快的才会放下,这背后是两家公司达成了某种默契,即不要对一城一池太过于计较。

柳青坦承去年的第一个月是非常煎熬的,“这个煎熬主要来自于心理压力很大。为什么压力很大呢?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很多我的朋友,其实都是很关心我的人,很替我担忧,因为滴滴和快的两家烧钱,全中国互联网史上创了奇迹,某一家烧了3000万美金一天,而且基本上是照这个速度烧下去,政策上各种不确定,这个就不细说了。还有整个团队,也才是一个两年半到三年的团队,这是挑战的地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挑战,就是我是一个12年在高盛,在这个环境里面成长起来,没有去打拼过,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么样,我做的也是传统企业,对养牛比IPO更懂。”

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到了合并后的滴滴快的公司和柳青身上。

她说,所以自己也有很大的压力,更大的压力是加入公司一个月以后,发现这个味道有点不对。因为去年这个时候,现在有流行一个词叫“女神”,只要是某个企业的女高管都被统称为女神,当然彭蕾是实至名归的女神,我刚刚去的时候被称为女神,我非常忐忑。尤其是当我排队上洗手间的时候,突然间有很年轻的女孩子过来跟我握手,说女神姐姐,我能够跟你照张相吗?因为我们公司的平均年龄是26岁,很多女孩子是92年、93年的。还有我跟另外一个同事吃完饭在北京一个叫“上帝”的地方,到了五层,突然门口黑压压一群人,因为我们是做服务行业的,我们自己觉得自己除了做互联网还是做服务行业的,除了服务乘客还服务司机,服务司机不好的话会有很多人来找我们。

所以我的合作伙伴说你先避一避,我去挡一下,然后回来了,说虚惊一场,他们是来找你合影的。我当时是什么心情呢?我当时是非常纠结的心情,因为当一个人被定位为“女神”的时候,但是当你又要去做事情和业务的时候,这是很矛盾的,我给自己的心里压力也会比较大。这一个月的时间找不到创业的感觉,我很迫切地需要找到创业的感觉。

后来怎么样呢?我后来被我的团队感染了、启发了,我们团队核心的同学们从哪里来?阿里的B2B团队,阿里的最核心的中共铁军,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是阿里的同事?说起阿里的中共铁军,大家是非常有感染力的,以骁勇著称,以无所谓著称,以忘我著称,在他们看来舍我其谁,什么都可以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跟这个团队有深入的接触以后有很多的启发。

举一个例子,在我们公司里面每个月有3天叫在路上,这个在路上是所有的中高层管理人员在一起的管理聚会,这个管理例会大概有六七十个人是在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每个月都要有一次,每月都要有三天都不在,要在郊区住在外面。在路上是每个部门,负责人要来报告业务,每个人报告完了以后,最后大家匿名投票,谁讲得好,谁的业务做得好,谁做得不好怎么样。所有的一级负责人要在现场接受大家的批判,你只能接受,你还不能够回嘴,你只能听。

有一个女孩子,当时我第一次参加的时候,她拿了一个“烂橘子”,就是最差了,表情完全平静走下去了。然后第二个月,她又拿了个“烂橘子”,表情又完全平静走下去了。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我是她,我可能会泪崩,当时在这种场合60几个人来评价你做得好还是不好,但这就是我们的文化,叫坦诚沟通说真话,简单直接。她就下去了,直到第三次她拿了一个金橘子,现场泪崩了,说她怎么不容易等等。这给我什么很大的启示呢?其实人很多时候不用特别在意自己一城一池的得失,或者别人怎么看自己,你越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你越不是自己,你越表现不出来自己真正有水平的自己。

阿里”中共铁军“还有个什么特点呢?就是很忘我。

我们当初在去年的8月19号,我当时加入大概两个月的时间左右,出了我们的专车,这个专车是很辛苦的事情,每次要攻一个城,攻城前要把运力估计好,当时完全没有想到需求量如此之大,供应完全不足,用户不足用户体验不好,用户体验对我们来讲是命。

当时情况非常危急,眼看上线一个月完不成了,然后迅速做了一个决策,从出租车事业部调主业部队来帮助专车事业部。出租车事业部的主力部队已经是帮助滴滴,我当时还是在滴滴的时候,帮助滴滴打下江山的。这个部队的都是元老级,每个人都像带了一个部队一样,当天晚上让他们卸下兵权,杭州的到沈阳去,广州的到重庆去,连夜去,没有二话,相当于你原来有的部队,原来有的人全没有了,重新自己要去开疆拓土,这对任何人的要求都是很高的,要求你确实是了解整个企业的大局,你是以企业的大局为重的,这种精神我觉得确实要给阿里的团队点个赞,我当时非常佩服,居然有这样的人,完全不顾自己的利益是怎么样的,当时非常感染我。

后来我们自己在看业务的时候也意识到了,我们一直在反思,我们到底在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怎么样能够把它做好。其实今天我们做的就是一件解决中国人出行难的问题,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大家衣食住都非常好,但是出行其实是非常难的事情。

中国人每天大概有4.6亿次的出行,是在非常低效的情况下发生的。我们希望滴滴快的使命,就是解决这4.6亿次人,而且是在不断增长的速度,能够高效地出行,这是我们的使命。在这个使命面前,所有的所谓对失败的顾虑,所有的对自己个人成就表现的顾虑,都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也正是在这种想法的前提下,滴滴和快的才会放下了,放下的其实就是那种对一城一池的得失心或者是输赢心的执着,我们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好。我们背后的股东也都是非常支持我们的,他们也是看得多这家企业,这两个合在一起的企业的企业家精神,真的想把这件事情做好的精神。

所以放下自我以后,这是放下自我的结果,我们年会上,这是程维,这是我,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突然之间变成这样。确实我也很感谢我的团队,我自己觉得这是帮我做了一个人性的更完整,真的能够放下一些不需要在意的东西,但这个可能真的要有信念,要有对你自己做事情的信念。还有就是我们现在每天都告诉自己团队,还是要放下,放下什么呢?放下以前成绩的包袱,心态完全归零,这是我们每天跟团队讲的事情,未来这个事情这么大,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必须要放下所有的包袱。

  • 柳青点赞阿里“中共铁军”舍我其谁已关闭评论
  • 916 views
    A+
发布日期:2015年05月22日  所属分类:聚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