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中的比特币矿场:网吧老板转型矿场主 每年交电费3.6亿

6月以来,四川地区普降暴雨,大雨带来的洪水搅动着国际比特币价格。英国《金融时报》认为,四川洪灾和欧洲热浪严重影响了比特币产量,比特币价格随之暴跌。网传洪水冲毁四川地区许多大型矿场,矿场产能不足或是本轮币价暴跌的导火索。

据不完全统计,四川省目前正在运行的水电站超过6600座。为了获取廉价的电力资源,比特币矿场常常直接进驻水电站,大量的电力消耗,让水电站必须开足马力。

在四川的莽莽群山中,湍急的河水顺着山势流下,浓密的原始森林里隐藏着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劣质的彩钢房把世界分为两种不同的形态,很难想象在这种人烟罕至的境地里,正在进行着人类社会最尖端的程序演算。

7月12日,小犀财经到访一家建在水电站内的比特币矿场,里面有3000台矿机,根据矿工介绍,这家矿场每月要给水电站交100万元电费,一年就是1200万元,而3000台矿机在四川只能算是小型矿场。

这家矿场的矿场主曾经在上海开网吧,后来网吧行业不景气,带着团队转型区块链,曾经的网管变成了矿工,对矿工来说,这两个职业没什么区别,都是看机器,甚至在矿场里的工作更轻松,只需要每隔两小时去看扫描一下有没有设备死机即可。

“挖矿不炒币,炒币不挖矿”,这句顺口溜已经成了矿工行业的行规,一位矿工说,他从不关心币价,“我一个币都没买,无论是比特币还是其他什么币,我从来没买过。我连每天矿场里矿机挖了多少币都没管过,不死机就行,老板天天在他那头盯着收益,我就不跟他们瞎操心了。”

这是一家始建于1952年的水电站,看守电厂的电工老张已经在此工作10多年,这几年接连有几个人找到水电站想开矿场,但咨询之后都没了下文。对于小犀财经的来访,他显得十分意外,“比特币都跌成这个样子了你们还敢进哦,这两天快从40000跌下去了吧。”

当小犀财经询问,这里是否有洪水隐患,老张显得胸有成竹,“5·12凶不凶,我这里都没得什么事情,死了十多万人哦,在这儿就是电线杆断了几根。”

生活在深山老林里的矿工没有便利店,没有咖啡厅,没有酒吧,只有一条进出山区的公路,待得久的矿工已经把优酷上的电视剧挨个儿看完了,在这里他们只有电站的驻场电工相伴,几乎可以说是相依为命。

矿场里电线缠成一坨乱麻,几千台矿机在彩钢房里单调地嗡嗡作响,两侧墙体上挂着硕大的风扇,水冷系统随着矿机24小时不停地运转。到了晚上,矿机上几千盏绿色的灯光同时闪烁,让人觉得仿佛到了冰冷的幽冥之地。

这是一座在建的矿场,预计装机10万台,建成后,每年仅电费就要缴纳3.6亿元。矿场主李刚(化名)称,他的公司还有好几家这样规模的矿场。

在四川地区,三五千台矿机的小矿场比比皆是,上万台矿机的大型矿场也并不罕见。许多背后有大型财团支持的矿场甚至直接斥巨资买下一座水电站,更有矿场试图投资兴建一座水电站以供己用。

对此,2016年9月四川省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水电建设管理的意见》,明确在“十三五”期间,四川将严格控制中型水电项目核准,全面停止小型水电项目开发,已建成的中小型水电站不再扩容。

  • 深山中的比特币矿场:网吧老板转型矿场主 每年交电费3.6亿已关闭评论
  • 155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23日  所属分类: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