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收购新丽传媒:内容行业变天前的突围

率先选择革新的,还是阅文。

8月13日晚间,阅文公布了上市后首份半年报,一同被披露的消息,还有阅文将以不超过155亿元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100%股份。

至此,从今年3月开始,光线传媒转让给腾讯集团部分新丽股权一事,尘埃落定。

收购的意义远不止于平息此前外界的猜测,想象力已经从本次交易中折射:阅文在网文圈的地位无需赘述,超过80%的市场、2018年上半年旗下作家达到730万人、背靠腾讯的分发渠道,都让他在领导力上少有质疑。

而新丽作为业内领先的精品剧制作机构,哪怕毫不关注文娱产业动态,人们也一定对它的作品有所耳闻:《我的前半生》《白鹿原》《失恋33天》《煎饼侠》 《夏洛特烦恼》 《妖猫传》......

  同时拥有顶级IP与影视制作能力,中国内容产业出现了新型巨头。

根据中商情报网,2018年中国的泛娱乐核心产业市场的规模将达到6613.7亿元,而这一数字到2020年将变成8983.4亿。既然蛋糕如此充满诱惑力,那短期之内的收购价格也就并非关键因素。

关键因素在于,在全中国的影视公司中,新丽对于阅文来说,可能都是最适合的一个。

网文行业龙头地位的巩固

阅文与新丽传媒的情谊始于国内IP影视化开端。

2015年,阅文的《余罪》交付新丽开拍,上线两周,播放量便破2亿。直到今天,在复盘流量+口碑双丰收的IP剧时,这部作品还是会位居前列。

而在隔年10月,阅文和新丽合资成立公司“阅新文化”。今年年初,阅文又宣布旗下白金作家猫腻的《庆余年》由腾讯影业、新丽电视联合制造。

2.png
  《庆余年》是猫腻的封神之作,北大文学院邵燕君教授曾称赞它的情怀,“比起大侠风范,它更戳中一代中国人的精神困境”。

默契、信任、成功的合作体验,对于一直寻求更好地释放IP变现能力的阅文集团来说,新丽的特质弥足珍贵——有能力强势为其作品赋能的影视公司本就稀少,而多年来双方高层的密切沟通,更会大大减少其收购后的整合成本。

事实上,这个交易只是整个网络文学产业业态的代表性缩影,以2018年为例,各家在影视上的动作不断:4月9日,掌阅科技联合创始人、掌阅文学负责人王良表示,掌阅将打造“至少十个高质量的影视项目”;6月,阿里宣布成立“IP影视顾问团”,来帮助IP跨越从文学到影视的鸿沟。

毕竟,从《花千骨》热播开始,网文便再不是一个孤岛,用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罗立的话说,它“牵扯的是一个几千亿的市场”。

3.png
  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罗立

在这种背景下审视本次交易,阅文可以得到多一点的赞美,当版权的拥有者们还在研究“卖给谁”“怎么卖”时,阅文已经实现了内容优势向产业链下游有效延展,随之而来的品控能力、IP影视化经验、泛娱乐产业话事权等,都将让他继续巩固自己的龙头地位。

“我认为比较好的方式是什么?是好莱坞式的工业化的IP运作方式。”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此前说的话得到了真正的实现,阅文集团现在已经是好莱坞studio模式。“比如说你创造一个超人、蜘蛛侠这样的IP之后,它可以在20年、50年,可以为你带来长期,源源不断的收益。”

4.png
  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

阅文的意志始终没有变,阅文始终瞄准未来。

构建新时代的内容壁垒

那么,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所谓未来,就是影视、视频平台、社交平台、短视频直播、游戏等等内容行业的人口红利即将消失,互联网巨头们不得不跳出各自的赛道,与所有的内容强者们争夺用户注意力。

焦虑已经蔓延,标志性事件当属马化腾与张一鸣朋友圈互怼,5月8日,张一鸣在朋友圈庆祝抖音Tik tok在第一季度的苹果商店下载榜中排名全球第一,顺带踩一脚腾讯,“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

马化腾直接回应:“可以理解为诽谤。”在得到对方要“公证”的回应后,马化腾不留情面:“要公证你们的太多了”。

5.png
  相比之下,另一场battle就显得极为克制,今年四月,面对爱奇艺2018年用户付费用户达6130万的数据,腾讯视频隔日便宣布自家会员有6259万,加上优酷视频,业内习惯提及的长视频行业“2亿付费用户”天花板已经触手可及。

如果说以上的案例仍然可以解读成“山雨欲来”“凛冬将至”,那《延禧攻略》的爆火则是打响了跨位面战争第一枪,它用网文经典的“爽文套路”获取流量,网文的核心或者潜在核心受众已经被抢走了时间。——受互联网技术推动的内容产业,在经历了迅猛增长后,重新从细分走向融合。

心灵鸡汤早已无数遍地用柯达来告诉人们,颠覆永远来自于行业之外,谁先拥抱变化,谁就是王者。

因此阅文选择此时出手,是简单的“文学影视双向引流”“在数字阅读之外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无法概括的。它嗅觉依然敏锐,仰仗中国最大IP源头的优势,抓紧“影视”这一文娱产业的核心。

而阅文内部IP孵化培育链路打通,意味着在IP的理解上,一段时间中国内少有人能出其右。新的业务实践也因此将会让阅文更加自由、深入地去探索能吸引未来用户的各类内容形式;它要在即将到来的文娱新生态中,为自身乃至网文行业建造更加厚实稳固的内容壁垒和流量渠道。

本次带有转型色彩的收购还代表着安全。根据阅文本次财报,其月活跃用户由1.92亿增长至2.14亿,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18.35%。归母净利润5.0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38.6%。

网文的增长期还会延续一段时间,它有足够的时间、足够低的成本去整合资源、开拓业务。

“互联网领域的变化太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颠覆你,必须要自己不断地迭代。”此前吴文辉接受采访时表示。

阅文的胜利始终是运营模式的胜利

必须指出的是,阅文集团的选择并非“大无畏”式的试探。国外娱乐产业的同行已经给出了成功先例。

迪士尼以单一的动画起家,如今业务能够遍及“媒体网络”,“主题乐园”,“影视娱乐”,“消费品”和“互动媒体”等五大板块,在很大程度上,源自其在并购上的判断与魄力。

它的每次出手都是一幕财富神话,它以19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ABC(美国广播电视台),获得了顶级渠道;2001年,又以斥资52亿美金收购FOX家庭频道;此后几年,皮克斯动画、漫威工作室和卢卡斯电影公司陆续被其收入囊中。

在《2017年BrandZ最具价值全球品牌100强》中,迪士尼位列18,百度排名39。

而被迪士尼收购的漫威,则印证了“自制”影视的诱惑前景。从1993年开始,美国漫画市场在1993年崩溃,漫威的漫画销售量暴跌7成。

在四处低价兜售版权之后,漫威意识到长久的内容帝国构建从根本上依赖IP的支撑,逐步回购版权,并最终在2008年用《钢铁侠》,宣告着今天我们熟悉的漫威王朝的诞生。

6.png
  “所有人都把IP视为一个简单的概念.....快速出一个产品,然后推出网络剧就可以赚很多钱。这种行为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认为这是对IP的巨大浪费。”吴文辉在此前曾表示对业内一次性买卖版权的不认同。

而针对此种情况下其提出的“IP共营合伙人”制度,则是是以IP为核心,链接起产业上下游,将作家、粉丝、影视游戏动漫开发方、资本方等串联起来,以“漫威”模式为参照,打造“泛娱乐”化的中国IP产业。

“IP合伙人模式”既可以看作阅文收购新丽前,网文行业对IP衍生最重要的实践,也可以看作是对漫威影视化之前简单买卖版权的克服。事实上,阅文对于经营模式优越性的追求贯穿整个阅文发展史。

早在2003年,阅文在一片争议声中推出了“微支付”的VIP付费阅读模式。北大学者邵燕君称这项举措是“网络文学行业发展的里程碑”,“使得网文行业告别业余时代,实现了可持续发展的产业化”;当年确立的千字两分钱的稿费标准,也称为网文行业“收费基本标准”。

而到了2010年前后,在移动互联网还未大鸣大放时,吴文辉意识到“移动互联网新的模式到来之后,会带来从1到10的跨越,而这中间的鸿沟不是内容可以控制的”。

他最终做出了阅读App QQ阅读,“只用了一年时间,QQ阅读的收入做到了起点八、九年才做到的收入规模”。

7.png
  所以与其说这些年来,阅文阅读门户战争中的胜利,是IP数量的胜利、大神数量的胜利,不如说是它经营模式的胜利。它的尝试、他的突围也意味着整个行业对于边界的探索。此次跳出网文赛道,阅文显然是要在更为广阔的市场中,试炼其“模式优越”的基因。

“1到10有着巨大的空白。”吴文辉此前曾表示,“如果说你抓住这个空档,就可以把这个市场重新再颠覆。”

  • 阅文收购新丽传媒:内容行业变天前的突围已关闭评论
  • 53 views
    A+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03日  所属分类:商业